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

更新时间:2022-09-27 18:52:20

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 已完结

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言小安 分类:现代言情

女佣们面面相觑,一个个都脱了上衣,光着身子,站在树下等着,生怕花沫夕看不见自己。 蒋琦大声的喊道:“你们怎么这么怂?宁可站在这里被她羞辱也不辞职吗?” 有一个已经脱好衣服的女仆伸手就给了蒋琦一巴掌:“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害她我们用受这罪吗?” 此话一出,剩下的人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把蒋琦团团围住,暴打了一顿。 花沫夕站在房间窗前,看着底下蒋琦自作自受,苍白的嘴唇勾起嘲笑的弧度。展开

自领惩罚-言小安

  没有发言稿,白靳觉上台的时间缩短了一半,虽然效果依旧很成功,但是在不可一世,极力追求完美的白靳觉眼里,这简直是最大的耻辱。

  白靳觉气冲冲的推门走出来,满身戾气,瞥见了花沫夕也只是装作看不见继续往前走。

  花沫夕冲到白靳觉面前,挡住他的去路,言辞诚恳的道歉:“真的对不起,是我的错,我耽误了你非常重要的…”

  花沫夕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白靳觉无情的用力推开,他连多看她一眼都不肯。

  白靳觉勾勾手指头,何助理立马跑到白靳觉身边。白靳觉在何助理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何助理走到花沫夕身边,饱含同情的说道:“总裁让你回家自领惩罚。”

  花沫夕知道自己做了错事,也知道白家的家规有多严,但是她愿意接受惩罚,为了白靳觉,她必须得在白家继续待下去。

  白家兴盛了很多年,苍云白狗沧海桑田,白家庄园翻新了一次又一次,住在这里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唯独没有变过的白家西窗边的一片枫叶丛。

  现在,正是枫叶红的时候。

  花沫夕面朝枫叶丛,眼前是漫漫的红色。她赤裸着上身,身后是幸灾乐祸等着看她热闹的佣人。赵妈拿着半米长的藤鞭,将要执家法。

  箫管家生前给花沫夕说起白家家法的时候,曾经感叹,家法从来都是糟粕,但是宅子里心怀鬼胎想害人的人太多了,没办法不用。

  花沫夕问箫管家,你执了一辈子家法,从来没犯过错吗?

  箫管家说,没有。

  赵妈挥起胳膊,藤鞭每落下一次,花沫夕的背上就多了一条浅浅的伤口,不多不少整整十条,纵横交错。血痕没有枫叶红但是却弥漫着腥味,花沫夕咬紧牙,不肯叫疼。

  一个人一辈子没有犯过错,他活的一定很辛苦吧。

  赵妈打完以后,把藤鞭交还给花沫夕,帮花沫夕披上衣服。

  花沫夕转过身来,平日里寡淡的眼神变得尖锐。她扫视了周围个个喜不自胜的阴险小人,开口道:“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上班时间玩忽职守。要么脱光上衣,站在这里也同样受这十鞭家法。要么就给我滚蛋。一会儿我会再来这树下,谁来晚了一样滚蛋。”

  原本幸灾乐祸的女仆们,瞬间变了脸,既舍不得辞职也受不起这十鞭家法,赶紧向花沫夕求饶。

  花沫夕冷笑一下,不管身后的哭天抢地,径直走回房间。

  女佣们面面相觑,一个个都脱了上衣,光着身子,站在树下等着,生怕花沫夕看不见自己。

  蒋琦大声的喊道:“你们怎么这么怂?宁可站在这里被她羞辱也不辞职吗?”

  有一个已经脱好衣服的女仆伸手就给了蒋琦一巴掌:“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害她我们用受这罪吗?”

  此话一出,剩下的人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把蒋琦团团围住,暴打了一顿。

  花沫夕站在房间窗前,看着底下蒋琦自作自受,苍白的嘴唇勾起嘲笑的弧度。

  “自作自受。”

  花沫夕在卫生间照着镜子给自己背后上药,突然她的房间门被人用力的踹开。

  花沫夕赶紧披上衬衫,连扣子都没来得及扣好,就冲出卫生间查看。令她意外的是,闯进来的人竟然是白靳觉。

  白靳觉头发有些乱,散落的几缕黑发,垂在眼前。他的领带不知去向,染了红酒渍的衬衫只松松垮垮的系上了几个口子。他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头懒懒的歪在一边,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身上弥漫着酒精的味道。

  花沫夕赶紧上前扶着白靳觉,急切的问道:“你怎么了?”

  白靳觉整个人的重量都沉沉的担在花沫夕身上,他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花沫夕没有听明白。

  “你说什么?你是不是喝酒了,我扶你上床休息一下。”花沫夕勉强架着摇摇欲坠的白靳觉向床边走。

  白靳觉搭在花沫夕肩上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向下滑,修长冰凉的指尖滑过白皙的皮肤,花沫夕全身如被电流击中一般。她下意识的看向白靳觉的眼睛,原本寡淡深邃的眸子此时是焚烧一般的猩红,直勾勾的看着她,仿佛要把她生擒活剥。

  “你…怎么了?”花沫夕隐隐有些预感,白靳觉该不会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了吧。

  白靳觉没有回答花沫夕的话,双手环住花沫夕的腰肢,两人双双跌入柔软的大床。

  白靳觉重重的压在花沫夕身上,把头埋在花沫夕颈间,一路向下,霸道的掠夺,在她白皙的皮肤上留下细细密密的吻痕。

  “嘶…”花沫夕不足以负担白靳觉的重量,背上的伤撕扯的钻心的疼痛。可是完全沉溺在欲望之中的白靳觉丝毫没有察觉,粗粝的手指逐个灵活的挑开花沫夕衬衫的纽扣,白皙柔顺的肌肤一览无遗。

  “花…”白靳觉口中呢喃着什么,花沫夕只能听清这一个字。

  是在叫自己吗?

  “花…花漫莎…”

  花沫夕眼神中发光的希望瞬间黯淡下去,不过花沫夕早已经做好了决定,眼前这个人是自己深爱的男人,哪怕他不认识她,她也不后悔为他做任何事情。

  花沫夕双手环上白靳觉的脖子,主动吻在了他的脸颊上。

  窗外,一排赤裸着上身的女人面对漫漫的红色,在月光下等人。房间里,床单上留下的点点血渍也不输枫叶艳丽,她只是在等他的心。

  崭新的阳光透过窗子,斜斜的照在花沫夕的脸上,她浓密的睫毛抖了抖,从睡梦中醒来。

  身旁赤裸着的白靳觉还在沉沉的睡着,花沫夕悄悄的起床。原本今天是没什么事情要做的,她也想在白靳觉的臂膀中多依偎一会儿,可是昨天晚上白靳觉在神志不清的时候,一直念叨着要给花漫莎准备生日惊喜。

  她不喜欢花漫莎,她喜欢白靳觉。白靳觉喜欢花漫莎,那她就要替白靳觉去准备,就算是尽一个管家的责任吧。

小说《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 第4章 自领惩罚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