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我,横跨两界,在冷宫养了个皇子

更新时间:2024-07-10 09:55:26

我,横跨两界,在冷宫养了个皇子 连载中

我,横跨两界,在冷宫养了个皇子

来源:常读 作者:铁血老张 分类:古代言情

随后又药房内悠闲的转了两圈,心中暗道真不愧是太医院,药材真心齐全。还有一些他也只是在古籍上看到过,没有亲眼见过的珍稀药材,让他心痒,忍不住想要研究一二。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目光不舍的从药材上移开视线,劝诫自己来日方长,还有机会。现在他最急需的还是几副治疗伤寒和退烧的药材,还有一些治疗外伤的药。只是现下烛光未熄,药童还守着,他也没办法下手。展开

小说我,横跨两界,在冷宫养了个皇子免费在线看

“鬼...大人,谢谢你救我,我叫晏洲,已经九岁了。”

鬼大人?

好吧,看起来这个孩子把他当鬼了,当鬼就当鬼吧,毕竟他也解释不了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玩意儿。

【这里是什么地方】

晏洲眼神微闪,说出口的声音依旧带着些孩童的软糯可爱。

“大晏国皇宫汀兰苑。”

大晏国?皇宫?

陆行止就算不是专门研究历史的,但他学中医,为了了解各个朝代的方子,对历史也算知晓的比较多。

他可从来没有听过有大晏国。

而且皇宫?

听着就让人头疼。

【那你是谁?你父母呢?】

经过几轮沟通,陆行止已经把不小的屋子都写满了字,才终于对现在的情况了解了个大概。

这里是大晏国,当朝皇帝乃晏和帝晏鸿羽,如今是大晏国晏和十二年。

他们所在的地方正是大晏国皇宫汀兰苑,曾经兰贵妃的住所,现在的冷宫!

而这小孩儿,竟然是当今大晏国三皇子晏洲,兰贵妃之子。

只是兰贵妃在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小孩儿对他的问题知无不言,只是在他问及兰贵妃去世原因,以及他堂堂皇子,本该金尊玉贵,为何独自居住于冷宫的时候,小孩儿却垂下眸子,抿着唇不肯再开口,双手绞得泛起青白之色。

看小孩儿这样子,陆行止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了,逼迫一个小孩子,他陆行止还做不到。

总归,他也想象得到,怕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算了,来日方长,他又何必心急。

【不想回答,我们便不回答了好不好?】

【那晏洲小朋友,你这里有吃的吗?你已经昏迷至少三天了,还是吃点东西吧】

“没有,我不饿。”晏洲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嘴唇,摇头道,“喝点水就可以了。”

陆行止心中叹了口气,更加心疼眼前的小孩儿了。

放在现代,这个年纪的小朋友可能还在挑食,嫌弃家里人做的饭不好吃呢,而这个小朋友却连口吃的都没有。

陆行止只能将刚刚倒的水端给他,看他着急的饮完碗中的水。

【还要吗】

晏洲怯怯的摇摇头,“不用了。”

【你先睡,我想办法给你弄点吃的】

晏洲捧着空着的碗一愣,看着那几个新增的字没有说话。

良久,终于绽开了一个浅浅的笑,轻轻点头。

小孩儿没有被胎记覆盖的下巴很是精巧,笑起来脸颊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非常可爱。

陆行止也忍不住跟着弯了弯唇角,来到这个陌生之地的郁结都消散了几分。

【睡吧】

小孩儿好似被哄到一般,乖巧的躺下。

陆行止拎起几乎起不到御寒作用的薄被给他盖上。

晏洲感受到鬼大人仔细的给他盖好被子,还细心的掖了掖被角,黑曜石一般的眼中闪过不敢置信,但很快又挂起乖巧的笑意,听话地闭上眼睛。

许是烧还没有完全退,很快便传来均匀的呼吸,陆行止站在窗前看他睡着后,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前两天他摸不清楚外面的情况,不敢贸然行动,如今既然知道了这里是哪里,还知道了别人看不见他,他也终于可以放心的出去看看了。

只是走到门前,他才发现这院子的门竟然还被锁着,他要如何出去。

他也没有开锁的手艺啊。

看着丈许高院墙,陆行止有些头疼,刚刚还说要给小孩儿找吃的,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

陆行止伸手探上眼前朱红色的宫墙,思考如何才能出去,却见双手竟然消失在墙体内,连忙吓得抽了回来。

双手再次出现在视野之中,上下翻看,毫发无损。

竟然没事?

陆行止再次试探着探上宫墙,双手再次消失,随后一个跨步,下一秒,人已经出了汀兰苑,正站在冗长狭窄的宫道中。

看来,只要他想,身体便能没有障碍的穿过物体。

陆行止叹了口气,没办法用科学解释现在的情况,只能沿着宫道向前走,原本无人踏足的雪地上,一连串脚印诡异的出现,又很快被新的落雪覆盖。

走了不过百米,便依稀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药香...是熬煮药材的味道!

陆行止循着药味儿来到了一处不小的院落。

“太医院”,黑色的匾额上书写着三个金色的大字。

如今的时辰,皇宫别处已经一片静谧黑暗,这太医院内却是烛光明亮,兵荒马乱。

“快,快走!”

“万美人有流产的征兆!”

“把诊脉录带上,赶紧走!”

“......”

陆行止刚进来,就被两个步履匆匆的,头发花白,一身官袍,背着药箱的老者穿身而过,没有丝毫停留。

倒是把他吓了一跳,忙向侧边移了一步,避开二人。

随后一个同样官袍打扮,却年轻许多的人影也匆匆跟上,从他身前掠过。

流产?

啊,他好想过去把个脉啊。

好想研究一下古代人的脉是不是和现代人不同?

陆行止摇摇头,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按下,转头看向已经恢复安静的太医院。

很快,他便循着药味找到了药房,只是药房之内仍有两个药童留守,烛光也未熄。

陆行止从容的穿墙而过,两个药童丝毫没有察觉。

随后又药房内悠闲的转了两圈,心中暗道真不愧是太医院,药材真心齐全。

还有一些他也只是在古籍上看到过,没有亲眼见过的珍稀药材,让他心痒,忍不住想要研究一二。

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目光不舍的从药材上移开视线,劝诫自己来日方长,还有机会。

现在他最急需的还是几副治疗伤寒和退烧的药材,还有一些治疗外伤的药。

只是现下烛光未熄,药童还守着,他也没办法下手。

虽然药童看不到他,但要是放药的抽屉突然无缘无故的打开,还飞出一些药,也挺吓人的。

只怕到时候这皇宫就不得安宁了。

他只能暂时作罢,还是等着药童睡下再说。

陆行止想要再去皇宫其他地方看看,最好能找到御膳房、小厨房之类的拿点吃的,却在踏出某一步时被一道看不见的禁锢挡住。

试探了半晌,陆行止发现他好似被困在了一定范围里,只能在汀兰苑不过百步左右的距离里活动。

研究了半天无解,只能再次回到太医院。

见药童已经靠着门框睡着,才进去取了些药材拿走,又在太医院下人房里找到一些藏起来的吃的。

偷东西不好,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且这小孩本来就是皇子,在自家拿点东西,应该不算偷吧。

很快便说服了自己的陆大夫看着将要泛明的天色,悠哉地踱着步子返回了汀兰苑。

第二日,晏洲是被饿醒了,冻得红肿的小手紧紧捂着抽疼的肚子,额角渗出冷汗,却咬着牙未哼一声。

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他要撑不住了,今天无论如何都必须出去找吃的了。

晏洲艰难的坐起身子,却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上滚落,掉到了床榻上。

馒头?

他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冻得有些红肿的小手揉了揉眼睛。

白花花的...没有坏的馒头。

晏洲猛的扑过去将馒头拿了起来,一口咬了上去。

软的。

还是软的。

不是馊的,坏的,也不是硬的如同石头一般的馒头。

而是松软的不像样子的白馒头。

但怎么会有这样好的馒头在这里。

是要和之前一样整他吗?馒头里面是不是掺了泻药?

这么想着,但是晏洲吃馒头的动作却一刻没停。

他太饿了,泻药也罢,毒药也罢。

都比不过现在填饱肚子来的重要。

总归他们还没有胆量给他下致死的毒药,不过就是几天生不如死而已。

但是现在要是再不吃饭,他真的感觉自己会饿死。

有些急切往嘴里塞东西的动作却在目光略过地面时突然顿住,紧接着又不敢置信的扫过房间的每处角落...

这满地的字迹。

被钉好的窗户。

尚有余温的火堆。

还有火堆旁放着的碗,和碗中黑漆漆的、散发着苦涩味道的液体。

这是...

【这个是治疗伤寒的药,醒来记得喝】

【还有身上的伤我已经给你涂过一次药了,蓝色罐子的那个,白日需要再涂一次,别忘记了】

【冻疮膏是白色罐子的那个,也要记得涂】

碗旁边是熟悉的字。

句句的关心,让晏洲有些陌生,心中涌起的不敢置信和酸涩的情绪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思绪。

昨晚的一切...不是梦?

鬼大人...是真的?

晏洲赶紧嚼了两口,咽下口中的馒头,轻声对着虚空问道。

“鬼...大人...”

“您还在吗?”

“......”

没有柴火棍再突兀的飞起,没有新的字再出现

鬼大人他......好像离开了。

以上就是我,横跨两界,在冷宫养了个皇子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故事情节紧凑、幽默、妙趣横生,作者文笔代入感强,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