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骆先生别动心,金丝雀只想逃

更新时间:2024-07-10 11:57:31

骆先生别动心,金丝雀只想逃 连载中

骆先生别动心,金丝雀只想逃

来源:阅文 分类:现代言情

果然,这种不好的预感是对的。 俞砚站在A市最高规格的酒吧门前时傻了眼:“我进去明天就会被爆出来。” 柏悦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我高超的化妆技术绝对没有人能认出现在的你,而且还特意选了这里,你要知道没有身份的人可是进不来的,没人会注意到。” 说着柏悦就拉着犹豫的俞砚走了进去。 “所以你怎么能轻易地进来?”俞砚小声问道。 柏悦笑了笑:“最近交了个有钱的男朋友,这时候不用什么时候用?”展开

骆先生别动心,金丝雀只想逃你看那人的背影熟不熟悉?在线看

  咖啡店内俞砚戴着墨镜坐在最隐秘的角落里。

  她拿着手机不停地刷着微博。

  果然自己丢代言的事情已经在粉丝圈里传开了。

  “看什么呢,这么认真?”柏悦走过来拍了一下俞砚的肩。

  俞砚见她来放下手机:“来了?给你点了果汁。”

  柏悦放下包包,脱掉了外套:“难得你清闲下来还有时间找我出来。”

  柏悦算是俞砚唯一的朋友。

  两人是在剧组认识的,俞砚拍的第一部戏就是柏悦给化的妆,时间久了两人就熟悉了还成了朋友。

  “嗯,新戏杀青我刚好有休息时间。”

  柏悦喝了一口果汁,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看着俞砚:“我可是听说了啊。”

  “听说什么?”

  “听说你代言被截胡了。”

  俞砚微微一笑,用吸管搅拌杯里的咖啡:“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圈里哪有秘密啊?说吧,怎么回事?”柏悦做好了听八卦的准备。

  俞砚抬头摘下墨镜:“没什么,就是林初夏看我不顺眼,但这代言她也没截成。”

  “没截成?你家骆总出手了?”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啊?”

  “他虽然没有让林初夏得手,但是也没有让这个代言回到我的手里。”

  柏悦有些听不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啊?”

  俞砚看向柏悦:“柏悦,我想离开他了。”

  柏悦顿了一下,她直愣愣地看着俞砚许久都没有说话,她想要在俞砚脸上找到开玩笑的破绽,可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

  “阿砚,你是认真的?”

  “嗯。”

  “离得开吗?”

  俞砚低下头不去看柏悦的眼睛,轻声道:“离不开也得离开。”

  柏悦双手抱在胸前靠在椅背上:“姐妹,我说的不是你,是骆嘉逸。”

  俞砚愣了一下随即苦笑一声:“他怎么会离不开我?漫天的绯闻也没见他在意过我的感受。”

  “阿砚,在他们这样的人眼里道理不是这样的。他可以在外面彩旗飘飘,但是你必须要在他的掌握之中。说白了,这段关系有资格说结束的只有骆嘉逸。”

  “我知道。”俞砚淡淡地道。

  “所以呢?”

  “所以我现在正在闹脾气。”

  柏悦笑了:“闹脾气?”

  “嗯,他跟林初夏在一起的时候我去砸场子。”

  “嚯,真够豁得出来啊。”

  “现在就看骆嘉逸怎么想了。”

  柏悦摇了摇头:“我看他并没有想要跟你断的意思。”

  “可那代言也终究没有回到我的手里。”

  “你觉得为什么他没有将代言还给你?”

  俞砚嘴角微微上扬:“不过是想给我个警告,想让我适可而止。”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继续作吧,作到他自己想断了关系为止。”

  柏悦有些不明白:“阿砚,为什么就非要断了呢?现在不好吗?”

  “好,可是不会一直这么好。”

  柏悦无奈:“阿砚,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动心,可你还是偏要一头扎进去,现在难受了吧?”

  俞砚轻笑:“柏悦,感情这件事不是我想控制就能控制的。从小到大都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就这么从天而降,算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

  这句话柏悦已经听俞砚说了很多遍,但是她还是不明白:“阿砚,你以前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啊,为什么就是不肯说呢?”

  俞砚摇了摇头:“都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

  关于自己的过去俞砚不愿意同任何人讲起,甚至骆嘉逸都只是一知半解。那段屈辱,不堪回首的过往如果可以她永远都不想提起。

  “行,那我也不问了。反正今天你也出来了,不如好好放松一下怎么样?”

  “怎么放松?”

  柏悦一脸坏笑地看着俞砚:“跟我走就对了。”

  俞砚没想到柏悦竟然先将自己领回了家里化妆。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迟疑:“你确定把我化成这样?”

  柏悦放下粉扑:“嗯,不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就是……这完全看不出来是我啊。”

  “看不出来就对了,要是被人看出了你明天就得上热搜。”

  俞砚立马有了不好的预感,她站起来:“你要带我去哪?”

  “走吧,到了你就知道了。”

  果然,这种不好的预感是对的。

  俞砚站在A市最高规格的酒吧门前时傻了眼:“我进去明天就会被爆出来。”

  柏悦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我高超的化妆技术绝对没有人能认出现在的你,而且还特意选了这里,你要知道没有身份的人可是进不来的,没人会注意到。”

  说着柏悦就拉着犹豫的俞砚走了进去。

  “所以你怎么能轻易地进来?”俞砚小声问道。

  柏悦笑了笑:“最近交了个有钱的男朋友,这时候不用什么时候用?”

  俞砚不再说什么,跟着柏悦走了进去。

  俞砚本以为柏悦定的是包房,没想到她竟然直接坐在了一楼为数不多的卡座。

  “你确定我们坐这里?”俞砚还是有些忐忑。

  “坐这才有意思啊,去包房多闷啊。”说话的功夫柏悦已经点好了酒。

  俞砚只能放弃抵抗:“帮我拿杯苏打水。”

  “又不喝?”柏悦看向她。

  其实俞砚很少喝酒,甚至是讨厌喝酒。

  每次看到酒她就会想起被父亲狠狠打骂的场景,所以如果不是工作需要或者是为了与骆嘉逸调情她基本上是不会喝酒的。

  “少喝一点,来都来了。”柏悦特意帮俞砚要了一杯鸡尾酒:“给,这个度数低,味道好,很适合你。”

  俞砚点头接过酒放在自己的跟前。

  随着夜色渐深酒吧的人越来越多,柏悦也走向了舞池中央。

  “你好,可以一起喝一杯吗?”

  一个人坐在卡座的俞砚遇到了搭讪的人。

  她抬眼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笔挺西装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

  俞砚微微一笑礼貌道:“不好意思,我不喝酒。”

  男人微怔,随即叫了一杯果汁放在俞砚面前:“那喝这杯。”

  说话间男人已经坐在了俞砚的对面。

  此时刚与熟人打完招呼的骆嘉逸和郑淮安正要上楼,但骆嘉逸却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骆嘉逸看着俞砚的背影眉头微皱。

  “淮安,你看那人的背影熟不熟悉?”

以上就是骆先生别动心,金丝雀只想逃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故事情节紧凑、幽默、妙趣横生,作者文笔代入感强,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