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穿书洗白成团宠,反派兽夫围着哄

更新时间:2024-07-10 13:58:41

穿书洗白成团宠,反派兽夫围着哄 连载中

穿书洗白成团宠,反派兽夫围着哄

来源:阅文 分类:古代言情

“侯悦你怎么了?”熊平看侯悦跑出去的时候吓了一跳,他连忙跟了出来,他不知道是自己伺候的不好,还是侯悦还在气兽崽没卖成不高兴,还是因为晚上没有肉吃…… “你们!全部!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回屋里睡觉!”侯悦一出来看到他们大大小小缩成一团,挤在一起相互依偎着取暖的场景她就眼眶一热。 她实在是不理解为什么原主的心那么狠,她难道就不担心他们生病,这里没有巫医也没有药,兽人们光是着个凉也是会死的。展开

第一次发火

  “侯悦,睡觉了。”熊平就像侯悦的贴身嬷嬷,他先招呼她吃饭现在又招呼她睡觉。

  “哦,来了!”终于有人搭理她了,侯悦兴奋地站了起来,她又看着熊平一只手握着两只小熊羡慕地两眼发直。

  那两只崽崽也在看着侯悦,兴奋地在熊平手里扑腾了起来。

  侯悦还在想晚上她是不是能抱着小熊崽睡觉,院子里却突然刮起一阵微风,侯悦被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嘶好冷!”侯悦双手抱着自己的手臂,她发现这里昼夜的温差真的有点大,白天有太阳还暖洋洋的,太阳一下山就开始降温,还好这里的兽人都会搭窝,不然他们晚上要是睡露天,那不就得冻死了。

  侯悦还在感叹着,就看到狐烈抱着两只熟睡的崽子从屋里出来了。

  “都要睡觉了,你们出来干嘛?”侯悦一脸疑惑,外面那么冷,大人受得了,那小崽子受得了吗?

  侯悦又巴巴地伸长脖子去看着狐烈怀里的崽子,睡得真香啊,下一秒她又疑惑了,难道这里的兽人还懂得睡前刷牙吗?

  狐烈只是深深地看了侯悦一眼没说话,但是侯悦觉得这一眼有很多话。

  比如:你还敢问啊?你怎么有脸问啊?你是不是脑子坏了啊之类的…

  然后侯悦又看着蟒项抱着一包东西爬了出来,侯悦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这位大哥能不能腿脚不方便就不要爬来爬去了,还好地上赶紧没有淤泥,不然爬来爬去多脏啊……

  “蟒项,你又出来干嘛?”侯悦看到屋里空了顿时觉得不对劲了。

  不是,他们都不在屋里睡觉的吗?

  “你说呢?”蟒项都懒得看侯悦一眼,直接从熊平手里接过两只熊崽子。

  这一瞬间侯悦是有点上火的,这熊平是怎么一回事,宁愿相信后爹也不愿意相信她这个亲娘?她还想抱着熊崽子睡觉呢!

  现在崽子在蟒项手里,那她两个毛都摸不到了!

  蟒项看着两只熊崽子冰冷的竖瞳闪过一丝温柔,侯悦觉得神奇,她还想看个仔细就又被他瞪了一眼。

  “不是,你们有话能不能直说啊?”侯悦一直被忽略,她也是有脾气的好吧!

  “那早点睡。”蟒项敷衍地回了一句。

  侯悦让他呛得差点内伤,她又看到在棚里铺干草的大崽和二崽,侯悦顿时想起来原因了,因为原主侯悦是不让他们晚上进屋睡觉的。

  又是被原主坑了!侯悦狠狠地剁了两下脚,幸好侯悦已经死了,不然现在的侯悦也饶不了她!

  根据书里的描述,夏季还好,小崽们可以靠着几个大人的体温温暖的睡觉,至于冬季他们就得去和部落里那些没有雌性的雄性兽人一起去挤山洞…

  侯悦想想都觉得心酸。

  “侯悦,该睡觉了…”熊平已经把一张干净温暖的兽皮铺在草堆上,回头看到侯悦还杵在门口一动不动。

  熊平直接出来把侯悦抱进屋里。

  “不行!我绝对不能就这样认输!凭什么侯悦做的孽,让我背锅!”

  侯悦的背一碰到兽皮她就弹了起来,只要一想到她的兽夫兽崽缩在那四处透风的棚子里,她的心就像在火上烤似的难受。

  “侯悦?”

  “不行,要逆天改命才行!”

  “侯悦你怎么了?”熊平看侯悦跑出去的时候吓了一跳,他连忙跟了出来,他不知道是自己伺候的不好,还是侯悦还在气兽崽没卖成不高兴,还是因为晚上没有肉吃……

  “你们!全部!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回屋里睡觉!”侯悦一出来看到他们大大小小缩成一团,挤在一起相互依偎着取暖的场景她就眼眶一热。

  她实在是不理解为什么原主的心那么狠,她难道就不担心他们生病,这里没有巫医也没有药,兽人们光是着个凉也是会死的。

  “侯悦,你别生气,我…”熊平性子老实,他到现在还摸不清楚侯悦在生什么气,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侯悦。

  他现在只怕侯悦会伤害到自己的崽子。

  因为以前侯悦不高兴的时候甚至会把凑到她脸边求抱抱的崽子一脚踢开,现在半夜不睡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要打崽子了。

  “我让你们快点进屋!”又是一阵风吹来,侯悦冷不防冻得一个激灵,现在又比刚刚冷了好多。

  听到侯悦的声音,棚里的人都被吵醒了,现在全都睁开眼睛防备地看着侯悦。

  “母亲?”所有人都沉默的时候只有二崽迷迷糊糊地开了口,他刚想站起来又被蟒项按住。

  “老大老二,你们是哥哥,给弟弟妹妹们做个榜样,你们现在进屋睡觉。”侯悦知道现在比较听话的只有这两个,小熊崽太小听不懂,两个大肯定不听话,只有大崽二崽可以试试了。

  “妈妈,你是说我们可以进屋睡觉了?”老二的眼睛一亮,他一脸期待地看着侯悦。

  侯悦连忙点头,老二果然是最听话的崽子,侯悦觉得从他下手是今天做的最正确的事!

  “不必了吧?”蟒项忽然冲侯悦冷笑,“我早就看够了,而且崽子们还小,请你有点做母亲的样子。”

  侯悦看着蟒项的眼神瞬间就懂了他的意思,她气得差点晕倒过去,瞪了他半天气鼓鼓地说道,“你少胡说八道,我说的是睡觉!你不要给我在这里想那些有点没的!”

  “不做?看来熊平也失宠了,侯悦,这次你又看上了谁?”蟒项这张嘴真是够毒的,侯悦是怎么说他都不会信。

  侯悦差点没忍住和他吵架,这男人嘴巴是不是太毒了,他都把她当什么人了?不干那种事就是她变心了吗?

  这到底是谁有问题啊?难道她就不能歇几天吗?

  “我看上你!行了吧?赶紧地,麻溜地给我进屋!”侯悦差点吼了出来,真是的,好好说话不停是吧?

  蟒项神色一僵,能言善辩的他突然消音了。

  这还是侯悦第一次这样说,她一直都是骂他丑,骂他一身冷冰冰的鳞片,虽然她现在这样说也不是真心的,但是蟒项的心里还是震动了一下。

  侯悦看他还是不动直接指使熊平去抱他,反正她看蟒项爬来爬去的也觉得难受,毕竟是侯悦害的也算是她害的,她实在看不下去蟒项一直爬来爬去,这样就像是提醒她,侯悦到底造了多少孽。

  “熊平你去把他给我抱进来,其他人自己都给我走进去睡觉。”

  侯悦说着又走过去,她想要帮忙抱只崽子的,结果狐烈继续紧紧揣着怀里小狐狸和小猴子,然后一脸耐人寻味地看着侯悦就进了屋。

  一整个过程狐烈是一句话也不说,要不是他偶尔会说两句侯悦都要以为这家伙是哑巴的。

  侯悦越想越气,站着门口直翻白眼,这都叫什么事啊?

  一个乐意说两句的,都是夹枪带棒地挖苦她,另一个不说话,就直接给你眼神让你体会,她哪知道是什么意思啊?

  最后还是二崽子过来牵侯悦的手,“母亲,咱们快进屋吧…”

  侯悦被牵住的时候心里狠狠揪了一下,终于还是有幼崽愿意关系她的。

  “哎,二崽子,你也赶紧进屋吧。”

  侯悦感激得泪眼汪汪的,还好还有一只崽子愿意亲近她。

  进了屋,本来心里还拔凉拔凉的侯悦一下就暖和了,她牵着二崽的手看着狐烈抱着两只崽子缩在角落里,他的身边是蟒项,他也抱着两只熊崽子,他旁边依偎大崽子,现在大崽子正一脸担心地看着她。

  侯悦本来还在想他们担心什么的,不过她一看到自己手里的小黑手她就明白过来了,他们这是怕她虐待二崽子吧?

  哼!她侯悦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母慈子孝!

  “二崽乖,你今晚你就睡在母亲身边。”侯悦冲二崽子笑得一脸慈爱。

  听到这话蟒项猛地回头瞪着侯悦,“侯悦,虎毒不食子!”

以上就是穿书洗白成团宠,反派兽夫围着哄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故事情节紧凑、幽默、妙趣横生,作者文笔代入感强,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