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强嫁的权臣捂不热,重生后我不追了

更新时间:2024-07-10 13:48:08

强嫁的权臣捂不热,重生后我不追了 连载中

强嫁的权臣捂不热,重生后我不追了

来源:阅文 分类:古代言情

“青野瞒着你虽不对,但看他对令妹,倒是真心。”裴俭一大半身子都隐在暗夜里,声音清淡,如冷玉击罄。 “谁会不喜欢我妹妹!”温青珩理直气壮。 只要一想起他和秦朗还曾打趣过顾辞的“小表妹”,心里就呕的要死。 “顾辞明知我是念儿的兄长,还在我面前说那些浑话,品性下作!” 念儿还小,臭男人们都去死! 裴俭淡声道,“我看温姑娘并非不明事理之人,你若觉得不妥,不如再劝劝。”展开

强嫁的权臣捂不热,重生后我不追了你就是馋他的身子!免费看

  当天夜里,东城山上放了许久的烟火。

  这是顾辞给念兮的浪漫。

  他原本想在漫天烟火下向念兮表明心意,以后也会是他们共同的美好回忆。

  可他低估了一个妹控兄长的敌意和决心。

  不要说叫念兮晚些再走,才刚一过午,温青珩便已催着李氏归家。

  顾辞只好将心事暂且搁置,亲自送人回府。

  这举动显是又戳了温青珩的肺管,路上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好在李夫人和善,念兮更是温柔。

  是以顾辞不但不气怒,反倒更加珍惜,“家中还有宾客,我得先家去。”

  念兮点头,想了想又道,“明日你头一天上任,别喝太多酒。”

  先前在顾府,她听到秦朗嚷嚷着要灌顾辞酒的话,这才叮嘱一句。

  说完已觉有些不妥。

  这样家常的话,说出来显得尤其亲密。

  顾辞却相当吃这一套。眼睛都亮出神采,耳根也一下红了,忙不迭应好。就差举手发誓,今日要是多喝一杯,立时天打五雷轰。

  念兮哭笑不得。

  李氏早进去了,温青珩像个门神,神色阴沉盯着面前两个。

  顾辞有心再多说两句,可身边有这么一大尊活佛杵着,也只能叮嘱两句便走了。

  温青珩候在一旁,早有一堆话等着念兮。

  可念兮还没有从遇到裴俭,以及裴俭与顾辞要好这件事上缓过劲,无法集中精神,话也说得心不在焉。温青珩问急了,她便推说头疼,领着两个侍女回房去了。

  温青珩拿妹妹没办法,于是扭身回了正院。

  谁知母亲比他还有道理,“顾六郎哪里不好?论家世、论人品、论才干,满京城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第二个。你有什么不满意?”

  “提早告诉你做什么?好叫你去拆散了去?做人家哥哥的,不盼着妹妹好,一天净添乱。”

  “他骗你什么了?那还不是怕你反对破坏,我看他这是主意正,有成算。”

  温青珩:……

  温青珩搞不定妹妹,又说不过母亲,一家子大、小女人他都惹不起,只能把气憋在心里。

  直到看见半空的烟花——

  原来秦朗与他忙活半早上,又是寻位置,又是看布置,到头来是为了顾辞哄妹妹的玩意儿!

  这家他是一刻也呆不下去,连夜回了国子监。

  一进院子,就看到裴俭正站在院中,抬头看着东面天空的花火。

  被城楼挡着,这里只能看到一小半。

  要说视野,还得是他府上庭院,观赏角度绝交。他出来前,就连家里的奴仆,全都跑出来惊呼感叹。

  温青珩心中直骂顾辞阴险。

  院内四处皆暗,只有天上点点星子,以及半天烟火。温青珩不见秦朗人影,朝裴俭点点头,打算回房去,眼不见为净。

  才迈上台阶,一向冷淡寡言的裴俭忽然问他,“这么晚,怎么过来了?”

  温青珩一愣。

  住进来快两月,他与裴俭不算熟识。裴俭不像秦朗咋咋呼呼,也不像顾辞开朗健谈,总是冷淡沉静,似皑皑白雪般皎洁清冷,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强势气场。

  方才见裴俭院中独立,半天烟火照在他额面之上,如霜落眉宇,暗影浓重。他未曾一语,却满身落拓。

  温青珩不敢打扰。

  他一向仰慕裴俭才华,心中一早存在亲近。今见裴俭问询,自是言而不尽。

  何况他本就心中苦闷。

  “还不是因为我家妹妹。”温青珩立时转身,与裴俭站在一处,苦涩道,“今日的情形你也看到了,我那妹妹是被顾辞迷了心窍。”

  “我科考应试,她自去求签罢了,偏要约顾辞同行,这可不是扎我的心?”

  “最气人的便是我母亲,我与她说顾辞的恶性,她老人家是半句不听,倒处处为顾辞说话。”

  “还有这漫天烟火,也是顾辞特意为我妹妹准备!我出门时,她正坐在廊下看得起劲!”

  温青珩满心愁苦,忧心自家水灵灵的白菜,却没注意身旁人愈发冷淡的神色。

  “青野瞒着你虽不对,但看他对令妹,倒是真心。”裴俭一大半身子都隐在暗夜里,声音清淡,如冷玉击罄。

  “谁会不喜欢我妹妹!”温青珩理直气壮。

  只要一想起他和秦朗还曾打趣过顾辞的“小表妹”,心里就呕的要死。

  “顾辞明知我是念儿的兄长,还在我面前说那些浑话,品性下作!”

  念儿还小,臭男人们都去死!

  裴俭淡声道,“我看温姑娘并非不明事理之人,你若觉得不妥,不如再劝劝。”

  温清珩苦笑,“嘴皮子都快磨破了,我这妹妹打小主意就正。”

  裴俭目视前方,“那不如寻个你认为秉性端方之人,侧面引导令妹。”

  温清珩眼睛一亮,随后又犯难,“这主意倒不错,可是请谁合适呢?”

  裴俭:“令尊如何?温司业博物君子,又是温姑娘的父亲……”

  温清珩摇头,“不成不成,我爹更拿念儿没办法。”

  裴俭不再说话,仰头看向半空,烟火盛大绚烂。

  温清珩后知后觉有些不好意思。他朝裴俭倒了一晚上苦水,裴俭非但不厌烦,还跟着出主意,可他却还挑三拣四。

  万事不论,裴俭当真是个外冷内热的好人!

  顾辞虽是他好友,却难得一点不偏颇。

  足见人品之高。

  这般想着,他忽然灵机一动,“时章,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请你去我家劝劝我妹妹?”

  ……

  念兮昨晚上看了半夜的烟火,今早起的就有些晚了。

  好在李氏疼她,又说十五、六岁正是贪睡的年纪,并不拘泥礼节,并不要求时时晨昏定省。

  念兮晨起梳妆,戴耳坠时想起昨日顾辞那一大匣子首饰,便吩咐杏月,“叫门房套车,等会儿咱们去珍宝阁。”

  经营着浆水摊,她如今手上也有些闲钱,自然不肯亏待自己。

  可还没等她出门,迎面却被兄长拦下。

  更加出乎她意料的是与兄长同行之人,居然是裴俭!

  真是活见鬼。

  念兮收回目光,问道,“哥哥这时不在国子监进学,怎么忽然回来了?”

  温清珩摆手,“这不重要。”

  多亏了裴俭,在国子监素有名望,他们才能在进学日出来。

  不过妹妹当然不用知道这些。

  裴俭好心,应了他的请,估计也是见他愁眉不展,才提议,“既是要劝,还是尽早为上。青野已经上任当值了。”

  温清珩立时心中一凛。

  他险些忘了这点——

  国子监十日休一,他出不去,顾辞可是随时都能进出温府!

  母亲对此事乐见其成,父亲拗不过母亲和妹妹!

  “昨日我同你说的那些,你可想明白了?”温清珩当即拉过妹妹,苦口婆心,“哥哥都是为了你好。”

  念兮再想不到,大哥学都不上,居然是为了顾辞!

  她克制着不叫视线朝裴俭那边看去,无奈道,“哥哥,你这是偏见。”

  温清珩叹气:“你这是被顾辞美色迷了心智!”

  念兮:……

  “我知道你喜欢俊俏儿郎。哥哥跟你说,京中出色的郎君有很多。”

  温清珩认定念兮是被美色所迷,“指着身后的裴俭,远的不说,与哥哥同住的裴郎君,样貌气度,一点也不比顾辞差!”

  念兮:……

  哥哥你要不要听听自己在说什么!

以上就是强嫁的权臣捂不热,重生后我不追了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故事情节紧凑、幽默、妙趣横生,作者文笔代入感强,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